煤炭科学研究总院(煤炭科学研究总院研究生)




煤炭科学研究总院,煤炭科学研究总院研究生

当科学研究卷入政治漩涡真的太可怕了!巴西的一组研究人员恐怕现在深有体会。

由于几项大型试验的结果令人失望,氯喹或羟氯喹可能成为治疗COVID-19的特效药的希望已经破灭。但是对于巴西的一组研究人员来说,这个故事远没有结束。今年4月,由位于巴西马瑙斯的Heitor Vieira Dourado热带医学基金会的临床研究员Marcus Lacerda领导的一个小组发表了一项研究,表明氯喹会增加COVID-19患者的死亡率。自那以后,他们被指控向病人注射高剂量的氯喹,只是为了给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和巴西总统贾伊尔·博尔索纳罗称赞的药物带来坏名声。社交媒体的攻击、诽谤性文章、死亡威胁,甚至对小组工作的法律调查,都让Marcus Lacerda和他的团队倍感压力和疲惫。
Lacerda于3月底开始了关于氯喹的研究,他招募了440名患者,在10天的时间里,给其中一半的人每天两次服用600毫克氯喹,总共12克。另一半的人先服用900毫克1天,然后服用450毫克4天,总共2.7克。当试验的独立数据安全监测小组看到高剂量组的死亡人数迅速上升时,他们提醒了研究人员并要求停止使用。在当时登记的81名患者中,高剂量组有7人死亡,而低剂量组有4人死亡。到结果公布的时候,这两个数字分别上升到了16和6。高剂量组的两名患者在死亡前出现了危险的心律失常,这是氯喹已知的副作用。
接着这项研究给 Lacerda带来了政治麻烦。4月17日,巴西总统之子爱德华多·博尔索纳罗(Eduardo Bolsonaro)在twitter上称 Lacerda等研究人员为左翼医学活动人士,并把他们过去在社交媒体上发表的支持某些政治候选人的帖子,以及佩戴彩虹旗帜头像作为证据。他们认为该研究试图贬低博尔索纳罗政府批准的有效治疗COVID-19的药物。不久,针对研究人员及其家人的死亡威胁开始出现。
合适的氯喹剂量究竟是多少,一直存在科学争论。太低的话,可能会错过药物的救命作用。如果太高,可能会危及病人性命。试管研究表明,氯喹阻断病毒可能需要更高水平的氯喹。Lacerda是第一个尝试大剂量的人。Lacerda似乎没有意识到他们使用的剂量非常高。在预印本中,研究小组指出,来自中国广东省的专家建议每天两次使用500毫克磷酸氯喹,这似乎与巴西研究小组使用的600毫克差不多。但这种对比是错误的。一个剂量的氯喹碱(Lacerda使用的命名法)比同等剂量的中国作者使用的氯喹磷酸盐(cloroquine phosphate)强67%。
Lacerda研究小组承受着巨大压力。这是一场噩梦,他在一次视频通话中告诉《科学》杂志,几个星期以来,他一直在担心整个职业生涯结束,或者为他家人受到的死亡威胁而苦恼。他说:“有一天,有人在你的社交媒体上说,他们要杀了你的孩子,让你像你折磨别人那样受苦,你就会明白我经历了什么”。

煤炭科学研究总院(煤炭科学研究总院研究生)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考研资料网 » 煤炭科学研究总院(煤炭科学研究总院研究生)

赞 (0)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